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菊满坡文集

把人生当画布,用冷暖作颜料,执善良为画笔,泼墨春夏秋冬。

 
 
 

日志

 
 
关于我

郑华,笔名山菊满坡。2007年10月出版散文集《山菊满坡》第一卷。2010年12月与辛明路合著《乳山民俗漫谈》。2011年2月出版散文集《山菊满坡》第二卷。 本博客内文章,除署名转载外,均属原创,版权属山菊满坡(郑华)所有。 欢迎朋友来访。 联系邮箱: zh80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乡村纪事(人物篇)保财  

2008-11-02 09:54:46|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山菊满坡

 

打我记事起,我们村的老娘们,吓唬孩子的时候,总会搬出“麻虎来了”这一套。可是哭闹的孩子,今天听麻虎,明天还听的是麻虎,时间长了听疲了,这一套也就不管用。于是老娘们又搬出一尊大神:“你再哭,彪老财来把你扛去!你看,你看,他打北边来了!”孩子立刻就会止住哭闹。有时候还真能碰在那十五贯上,彪老财真的打北面晃悠着,在离人远的地方一闪而过。我小的时候也被“彪老财”三个字吓了一吓。

彪老财,大名叫保财。他由生龙活虎的一个壮汉变彪了,有两种版本的由头,一说是在生产队干活时,叫生产队长打坏的,可是当年在生产队里干活的人有近百人,没有人亲眼看见他被打的现场。更有可能的一种说法却是如下的一种原因:往年在农村,男青年到了二十五,一般就娶进媳妇了,三十岁以后想说个媳妇,那得打着灯笼找,除非换亲的、亲上加亲的。眼见着相差不大的都一个个将了媳妇,保财也二十好几了,就是找不着媳妇。一急之下,竟然急出了病,变得痴痴呆呆的,老人说是想媳妇烧坏了脑子。从此保财二十几岁的男子汉,像快落西山的日头,日渐萎靡,又像停了摆的钟表,看似是个小青年,心的指针却像泰坦尼克号船舱里的那口钟,指针永远定格在那一时刻,他的心永远睡着了,从此再也没有一个人,能走进他的心门。

我一天天长大,终于看见了彪老财。他有张飞一样的虬髯,整个的头颅,像个黑乎乎的毛球,只鼻子嘴巴和眼睛周围还可看见红而黝黑的皮肤。在生虱子的年代,我敢打赌,他的这颗头,一定也饱受着虱蚤的侵略,即使现在我也确信,这两种动物仍旧没从他身上断根。彪老财平素爱穿一身绿军装,是他姐夫退役后的衣服,这身衣服穿在身上,远远看去,魁梧的大汉,跟萨达姆被囚时的外貌有得一拼。彪老财从不在人前过,他走的路基本上都是人稀的过道,比如村子最后排房的房后小道,或是村西的那条雨天拔不出脚,旱天车过扬起一股黄泥烟的小道,抑或是离村子更远一些的河西沿的进山路。他走路通常是两手插在裤两边的布袋里,一走身体就左右晃,因为要保持平衡,他的头也跟着晃,他边走边慢慢悠悠地想着心事,想的是什么,没有人知道。他不发齁,却也吱吱雊雊哼着自编的小调或是吹着口哨往他的家奔去。那些得瑟上头的孩子,狗仗人势,远远地看见彪老财来了,老远就喊彪老财的名字,手里准备了一块小石头,准备他近前时,好摔在他身上。可是他一走近,目不斜视,若是听见小孩子不礼貌的出口话,他顶多也就脸红一红,把脖子一梗,自顾自地大步往前走去了。小孩子见这阵势,手里的石头没了用武之地,好没趣。他的手,有时候握着一袋咸盐,有时候用草绳提着一点肉或鱼,大概是他姐姐给的,或者是村里救济的那一百二百钱零星买来的。保财傻,傻的不合时宜,以致在市场经济时代过的如此贫酸,可比起那些利欲熏心祸害众人的精明人,他却具有着当代文明人的心灵,不贪,不黑。

彪老财家住在南山上,一座草扎的窝棚。南山的北面两条大坝隔开了两条河,一片速生杨,一片庄稼地,还有一片菜园,连接着的就是村庄。保财就在南山的窝棚里,日日欣赏着北面一千米远的地方,一日三回的袅袅炊烟,升起又绝尘。村子里的鸡鸣狗叫,该是保财享受的音乐大餐吧,我想是。村子里的四季变换,该是保财欣赏的山村四景吧,我想也可能是。没有人知道保财吃的是什么,他的窝棚里,大概从没进去一个客人,包括他的亲戚。他每天也忙这忙那,在窝棚里进进出出,在秋收的田野上,庄稼人都在地里忙活,保财也在收拾秋,大概他的土地从没有施过肥料,所产的庄稼堪称绿色食品中的精品,他的庄稼长得,那是出奇的拿不上台面,玉米棒子小的像个大老鼠,地瓜长得像别人家的地瓜根。土地才是熊不得的主儿,你不给它吃的,庄稼就别想长好,保财的地,大都饿死了。即便如此,讨厌的庄稼人,还挤兑这个可怜的人,到庄稼成熟的时候,有的人会在他的地里撒野,偷他的玉米拔他的花生。有一年,保财气得在地里高声大骂一气,这是我头一遭听见他骂人。我最敬佩的是,保财就到这般天,他也从不以怨报怨,他不偷别人一点庄稼,不拔别人菜园里一棵菜,住在大山上,安说偷什么好吃的都可以,比如地瓜呀花生呀萝卜呀这些可现吃的物件,但保财,就像大山里的一个真神,从不屈下尊腰,从不怀着贼胆。从他离开村庄躲进南山的那天起,村里那些心眼窄巴的人心里就嘀咕开了:这下子,那厮可饿不着了,偷什么都方便了。三四十年过去了,南山上的那个窝棚,换了不知道多少茬的山草,人却还是那个人,然而给那些心眼窄巴的人们一巴掌的却是,保财从来不偷!自此,再也没有人拿保财来吓唬孩子的,彪老财的诨名也很少有人提起。

村子里的人们,都以为自己是食人间烟火的,喜怒哀乐,形在脸上挂在心上,不免勾心斗角,鸡声鹅斗,好多人在生气中得病撒手。然而保财却在安静的大自然中,悠然自得,过着餐风宿露的日子,竟然神仙般地屹立在南山之腰,从没有人看见他下山买过药。他现在62岁了,活得挺好。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1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