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菊满坡文集

把人生当画布,用冷暖作颜料,执善良为画笔,泼墨春夏秋冬。

 
 
 

日志

 
 
关于我

郑华,笔名山菊满坡。2007年10月出版散文集《山菊满坡》第一卷。2010年12月与辛明路合著《乳山民俗漫谈》。2011年2月出版散文集《山菊满坡》第二卷。 本博客内文章,除署名转载外,均属原创,版权属山菊满坡(郑华)所有。 欢迎朋友来访。 联系邮箱: zh809@163.com

原创:漏 粉  

2008-10-05 15:04:49|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山菊满坡

 

国庆回家,一家人团聚,适逢乡村集日,小弟突然想吃鸡架炖粉条,中午就如他愿。一堆鸡骨头炖出一盆大菜,尝一口,是有些鲜,特别是那粉条,攒足了鲜滋味。粉条好吃,但粉条中含有少量的明矾,明矾含铝,吃多了对身体不利,这是美味中唯一的美中不足。

一筷子粉条下肚,漏粉的往事就历历在目。

上世纪七十年代,我不足十岁。想必提到这个年代,四十岁以上的人没有不说穷的,就在这贫穷的岁月里,驻足漏粉屋周围,是乡村孩子期待的、向往的。运气好的,可捡到地上残断的粉条渣滓吃。我努力回忆,确信自己曾经也厚着脸皮,在一个斜阳如血的傍晚,和伙伴在生产队收拾粉条以后,捡吃过残断的粉条,那些一寸长的断粉条,被几双小手捡到布袋里,然后,一点点地拾往小嘴里咀嚼,那种美味,至今还飘荡在回忆里。

我父亲曾在漏粉屋里干过活,小时候,因到那漏粉屋缠过家长,所以目睹过漏粉的大概过程,多少年来,一直不忘记那沸腾的一大锅开水,始终是滚开着,还有那几口大缸和那一个大漏勺,以及那些光着脊梁,各司其职的庄稼汉,他们在几口缸和大锅灶上忙碌着搅拌、倒腾,他们流着汗,变戏法一样,就把粉条制作成功了。

再一筷子粉条下肚,童年对漏粉的那份神秘感觉,顿时袭上心头。于是,父亲就在我吃着粉条的那一时刻开始,把漏粉的全过程简单地向我做了介绍。

人民公社时期,漏粉一般选择在冬季,一是有利于粉条的冷却,再就是傍年靠节了,以利人们春节期间,食用新鲜的粉条。

首先要精心挑选没有毛病的地瓜,洗净切成很小的碎块,在石磨上磨成浆,用沙布包袱将地瓜浆打包,在开水锅上放一个木架,将打包的地瓜浆放在木架上,用手或木板用力向下压,把地瓜汁挤进锅里沉淀成淀粉。把沉淀好的淀粉捞出,握成大团,晾干。

取适量的淀粉团,放入大缸内,添加开水搅拌打芡,直搅到粘稠度很强时,再加入一定比例的明矾搅拌均匀。紧接着在另一口大缸内,加入已经晾干的淀粉,按照比例将打芡好的稀淀粉加进干淀粉缸内和面,和成不软也不硬的淀粉面团。再在沸水锅上方放置漏勺,将和好的淀粉面团放在漏勺里,由一个壮汉用力往锅里压淀粉面团,一根根淀粉面条一进入沸水锅里,马上就变成了青白色的粉条。锅沿一旁,还有一个壮汉负责往外捞粉条,他把粉条捞在一个盛放凉水的大盆里,大盆里的水要永远保持零度左右,温度一升高,就有社员往大盆里加冰,冰是从村西的河里取来备用的。冷却好的粉条,又有两人负责从盆里一绺一绺地捞起,按照一定的长度,将粉条掐断,再将粉条搭在统一长度的木棍上,拿到室外晾干。

漏粉屋里的社员,他们往往起得很早,为的就是早些在上午把淀粉变成粉条,弄到室外晾干,以便傍晚就能让粉条收藏,省得第二天还要往外搬弄。

漏粉,童年感觉好奇的一项营生,直到我临近不惑之年,才得以了解它的制作流程。经历真的是笔财富,弄懂经历过的事,更是人生的一件乐事。

  评论这张
 
阅读(214)| 评论(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