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菊满坡文集

把人生当画布,用冷暖作颜料,执善良为画笔,泼墨春夏秋冬。

 
 
 

日志

 
 
关于我

郑华,笔名山菊满坡。2007年10月出版散文集《山菊满坡》第一卷。2010年12月与辛明路合著《乳山民俗漫谈》。2011年2月出版散文集《山菊满坡》第二卷。 本博客内文章,除署名转载外,均属原创,版权属山菊满坡(郑华)所有。 欢迎朋友来访。 联系邮箱: zh80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秕花生  

2008-10-05 15:05:51|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山菊满坡

 

真的感谢土地分到了户经营,如今司空见惯的农产品,当年想吃一顿,那与登天一样难,秕花生就是。

只要有土地的庄稼人,家家户户每年都要种花生,吃油靠着它。肥胖的花生米,留着打油、寄给外地的亲戚、来客炒食;秕花生,有孩子的老人,一般留给那几个喜食的孩子带走,我母亲和我婆婆,知我家老少两位男公民爱吃,所以花生脱壳后,秕花生就被我们一家三口扫荡回城了。

说也真是怪,每一回吃那秕花生,就能忆到童年扒花生的冬日和一些特别的日子。那几个特别的日子,是我与伙伴一起偷着解馋的日子。

年少时的冬日,写完作业,就和父母姐妹一起,围坐炕上,一个大大的圆笸箩箱就放在炕的正中间,炕沿上方的仰棚上,永远垂挂着一条绳索,一到晚上,一根两头带钩的铁丝就挂在上面,下边挂着一盏煤油灯。在如豆的灯光下,全家人齐心动手扒果子(就是扒花生),那是生产队分配给的任务,花生皮归户下烧火,花生米全部上交,如按规定的数额短斤缺两了,那么就得在往来账上记罚款,因此,每个家庭都不敢让孩子吃花生米,即使秕花生也不大敢吃。为了完成那一袋袋的扒果子任务,我们小孩子每晚上也要熬到九十点钟,往往瞌睡的不行,父母就说故事或听来的笑话逗我们,可是那咔吧响的扒果声,终归占了大多数的时间,还是瞌睡,父亲就发话了,说,每人可以间或着吃几个秕花生,我咀嚼着几个秕花生时,心里也有不好意思的感觉,生怕父母说我馋,实际上也就是馋,但那甜丝丝的香能让我坚持扒一段时间。好在我们都是听话的孩子,从来没让父亲的花生短斤缺两过。

在家里不敢吃,可以在花生蔓上找着吃。我家住村西,生产队的仓库,就与我家西山头邻脊,仓库的院子里,南北向还有一排牲口棚,一间记分室与牲口棚相连,大院的南面是牲口的草料,堆积如山的多是花生蔓。这一垛垛花生蔓,就是我十岁以前的天堂之一。

邻居家的女孩子,和我同岁的有五六个,这一小群聚在一起,竟也有行军蚁所到之处一片狼藉的景观。我们蹑手蹑脚地溜进生产队的库房院子,趁仓库保管员喂牲口或整理工具之机,燕子一样飞进那片花生蔓堆里,两只小手在花生蔓里不停地扒拉,寻找没被摔下来的花生,能捡到一个大花生,那个兴奋气就别提了,我们找寻更多的,是些带壳的小秕花生,花生壳皱褶着,里面却通常是一个还算饱满的小花生,小到如豆。刚开始,我们几个找到一个吃一个,后来不知哪一个说:“先别吃吧,快找,找满衣布袋,咱们出去吃。”于是纷纷响应。平日里叽叽喳喳像几百只鸭子的几个人,此刻都默不作声,只听见抽花生蔓的哗哧声。找寻够了,我们瞅着保管员没露头时,一个个又像燕子一样飞出生产队大院。有一天,正当我们忘乎所以,一个同伴不小心碰翻了一个垛,只听哗啦啦的响声过后,离草堆十几米远的仓库保管员,就发现了我们,于是一声吆喝,这下可吓坏了我们几个,灰溜溜地从里面钻出来,做贼的心理大概就是那样的窘迫吧。我们小心翼翼地走近保管员,生怕他骂我们,还好,见是几个女孩子,他没有骂,只是用严厉的口气说:“不要再来捣乱了,再发现,小心你们回家挨凑。”

被捉以后,我从此再没有去找寻过秕花生。但那几个时日,却使我离童年越远,回忆越鲜活。和同龄人说起这段岁月,不是一个村的,竟然和我一样经历的人不少,都是一样的回忆,一样的感叹,一样的憧憬未来,一样的向前赶路。

  评论这张
 
阅读(301)|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