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菊满坡文集

把人生当画布,用冷暖作颜料,执善良为画笔,泼墨春夏秋冬。

 
 
 

日志

 
 
关于我

郑华,笔名山菊满坡。2007年10月出版散文集《山菊满坡》第一卷。2010年12月与辛明路合著《乳山民俗漫谈》。2011年2月出版散文集《山菊满坡》第二卷。 本博客内文章,除署名转载外,均属原创,版权属山菊满坡(郑华)所有。 欢迎朋友来访。 联系邮箱: zh809@163.com

原创:又是一年立春时  

2010-02-05 10:06:12|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郑华

 

 

不知不觉又到打春日。打春,又叫立春。立春对于庄稼人来说,那是料理打算一年活计的开始;对于上班族、打工族来说,那也是一年工作安排的开端,一年之计在于春嘛。

总也不忘记,小时候每到立春节气来临,那些从事稼穑的乡邻叔伯,在大街上一相遇,相互就打着招呼:“又到立春啦”“好拾掇地啦”……串户拉闲呱的乡邻,聊的也大多是一年之计的营生。常看见三大爷在我家地下的一个长凳子上跷着二郎腿,背倚在后面的小柜门上,神情若有所思,他一手掐算着什么,一手捏着一个玉石嘴的烟袋杆,烟袋杆下挂着一个一直晃荡的黑色烟袋荷包,荷包的口总是拉得紧紧的;烟袋锅里点着的黄烟末,叫他那布满沟壑的唇一吸,烟末就红了,嘴再张开一个缝,冒出一股焦黄呛人的烟雾,不久,一个声音就传来了:“今年春脖子太短了,简直来不及打算。”我父亲也随声附和着,和他聊着农事。我小时候总也弄不明白春脖子的长和短,因此也就不知道农民伯伯心里装着的稼穑之事有轻重缓急。那时候也时常在家里、在街上、在田间,看见乡间的长辈们掰着手指头掐算节气的来临。对二十四个节气的感觉,曾经于我都是神秘的,大人说的话和要办的事,给我的心灵种下的不仅是神秘,还有敬畏。

立世这么久,终于能够明白,每个节气都有不一样的农事按排,也都种下的是不一样的希望和期盼,神秘感变得越来越小,唯有那敬畏不能改变,更有那些经历过的节气让我还记忆犹新。吃春饼,是让我记住立春这个节气的最好记忆。

去年立春那日,我是在辽宁盖州的一个小山村度过的。那晚,当地的朋友请我们一家去盖州市区吃饭。一进市区,满大街的人群都在找饭店,朋友介绍,东北那个地方有“立春吃春饼的习俗”,朋友一边走,一边描述春饼的寓意:“俺这地方吃春饼,又叫‘咬春’。春饼是圆的,象征吉祥如意,老百姓认为春饼象征团圆。人们平时各忙各的,每逢年关春节才有机会相聚,此时象征团圆的春饼便成了首选的主食。另外,吃春饼讲究将菜包起来从头到尾吃,叫‘有头有尾’,象征吉利。”这席话听起来像我们胶东人过年吃的饺子那样隆重。我们一连进了四家饭店,家家客满,眼见着立春吃不上春饼了。

怀着对春饼的无限向往,第二日,我们一家三口又重返市区,随便挑了一家饭店,进门一看,好几桌子吃春饼的当地人,都是立春没吃上春饼的人家。我们也点了春饼。

不大一会儿,一盘薄如蝉翼、小如萍叶的麦面饼、一盘切成了片的牛肉,一盘韭菜炒绿豆芽,一盘切成寸段的大葱丝,一盘黄瓜丝、一盘甜面酱就端上了桌。这就是春饼的主要材料了,怎么吃,我们拿眼睛看了看当地人的吃法,只见一名妇女拿起一张面皮放在掌心,用筷子夹起几片牛肉放甜面酱上一蘸,再放在面皮上,接着再把葱丝、黄瓜丝和豆芽菜放在牛肉上,最后把面饼皮的两边搭在菜上一卷,这不和吃烤鸭一个道理吗?学着卷了一个放在嘴里一咬,嗯,还别说,就是有种春天的滋味。怪不得东北那旮旯的人叫“咬春”,果然名不虚传。

又是一年立春日,我相信,家乡的上空,定还会回荡着长辈们念叨打春和盘算一年活计的声音;东北的朋友们,定又在华灯初上的时候,一家接着一家地找饭店吃春饼了。

  评论这张
 
阅读(399)|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