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菊满坡文集

把人生当画布,用冷暖作颜料,执善良为画笔,泼墨春夏秋冬。

 
 
 

日志

 
 
关于我

郑华,笔名山菊满坡。2007年10月出版散文集《山菊满坡》第一卷。2010年12月与辛明路合著《乳山民俗漫谈》。2011年2月出版散文集《山菊满坡》第二卷。 本博客内文章,除署名转载外,均属原创,版权属山菊满坡(郑华)所有。 欢迎朋友来访。 联系邮箱: zh80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五次看演剧  

2012-06-20 15:52:31|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五次看演剧

郑华

         看戏、观歌舞,用我故乡人的话来说,都是看演剧的。40多年来,能正儿八经坐下来看一场,屈指一算共五次。

最早的一次是上世纪70年代我学龄前的一年春节,正月间,村里迎来了我姥娘村的草台演剧班子,俺那边四邻五村都习惯演吕剧。那晚上来的男女演员和器乐队的老少演职人员,按辈份我都得管他们叫姨、舅或姥爷的。我和奶奶坐在戏台右边器乐队一个敲扬琴的姥爷身旁,因礼貌地喊了人家一声姥爷,得到奶奶的夸奖。我脑子里只记着奶奶的表扬,完全不记得演的是什么吕剧。之后,奶奶在世20年间,她好多次提起当年的那一幕,这不仅让我得意了几十年,而且我自已也对礼节有加的人倍加尊敬,且对世事的看法也逐渐变得美丑分明。这个最初的经历,让我从小在心里刻下一个印象,就是家长喜欢懂礼貌的孩子,当我成为家长之后更加确认。的确,我也喜欢那些懂礼貌的小孩子。有一次我下班回家,在乳山政府广场,远远地向我走来一个陌生的、剃茶壶盖发型的小男孩,我们咫尺之遥时,他脱口一句“阿姨好!”,我似乎有些没防备,思维迟钝了一下回应着“唉唉,你好!”孩子的问候,一下子甜到我心里,心花怒放的感觉,此刻真正领略。我走了几步站定,转身向他跑去,我蹲下问:“你叫什么名字呀?”“吴明恩!”我想,这个好孩子日后会温暖我在摇椅里的记忆。

第二次是1993年,认识我们家掌柜的那年88号,乳山撤县设市。在那之后,我们在乳山电影院看了一场震憾人心的歌舞。多少年后,那场歌舞中的霓裳欢歌全忘记了,只一曲《泰坦尼克号》主题曲如雷贯耳,至今响彻耳畔。

第三次看的是京戏、吕剧、现代歌舞剧的擂台赛。那是1996年夏天的事儿,当年东、西诸往两村为争集市主管权,分别从不同地区拉来了歌舞剧团,就在现在西诸往村西南方向那条河的南岸,过了那座桥便是集市的地方,当年那里是一片耕地,西诸往村为了将集市搬迁至此,把耕地整平,期间横着竖着栽了好几行树苗,这叫栽下梧桐树,引得凤凰来。双方在相隔 50远的地方各自安营扎寨,打起了擂台赛。最先,西诸往村自编自演着京剧。好家伙,东诸往村正扎着戏台,这工夫,所有的观众齐聚西诸往戏台下,观看村民笨拙且不到位的表演。待东诸往村的戏台扎好,一支年轻人组成的歌舞队立马上场,各种现代的打击乐器一齐开动,一时间,音响盖过了西边的京剧。这一下可好,人群呼啦一下跑向东边。

好戏真正开场了。你唱吕剧,俺就唱京剧;你唱通俗歌曲,俺就跳劲舞;你从乳山请吕剧团,俺就从烟台请京剧团。总之调子不同,剧种不同。东边锣鼓喧天时,观众如潮水般哗地跑过去了。西边笙歌燕舞时,又见年轻的一代人呼啦啦地从东跑到西。东边唱上了京剧,西边的喜欢京剧的观众赶紧换场地。西边唱起了吕剧,东面喜欢吕剧的观众也忙着换场地。两个台子上这边西皮二黄腔,那边就坠琴扬琴调,反正台上唱念做打,咿咿呀呀,各有韵味;台下的观众那叫一个换场忙、眼睛忙、腿脚也跟着忙、嘴巴也忙着叫“我的老天爷”“我的妈呀”“这看什么是好”“到底看哪家演”……啥样的表情也有,笑的、闹的、打孩子的、皱眉的、骂娘的……那真叫台上有板有眼,一丝不苟;台下吆五喝六,一片乱糟糟。这次擂台赛没分出个胜负,最后怎么收场我不得而知。只知道集市最终就在两家搞演剧擂台赛的这个地场永久地开起来了。

第四次是2011年夏秋之交,我在城区街道静园社区工作的时候,城区街道发动各社区举办了一场文艺演出,各社区内的居民藏龙卧虎。台上的演员,有吹拉弹唱的跳的演的说的闹的。他们中有专业的,有业余的;有退休的、在职的、没上学的。这次文艺演出,我只记住了其中几个演员的面孔,别的一无所获。

2012年初夏,市新一轮下基层民情大走访活动正式全面铺开。市文广新局领导接到走访崖子镇青山村的任务后,迅速调整思路,制定走访方案,调动一切文化团体下基层,尽力做到走访与调研结合,慰问与互动同行,宣传与交流并存。62,周六。乳山史上第一位女文化局长赵红日,带领40名文广新局机关干部、母爱文化研究会工作人员和吕剧团的演员,组成民情走访团,到青山村进行走访活动。上午,赵红日同随行人员提前到村了解情况。他们进村后,立即与村干部了解村情。村里的妇女舞蹈队员看见来了一位漂亮的“穆桂英”,她们围着赵红日边说边笑边请教,像看见了自家姐妹一般。几位60多岁的老大妈,坐在小马扎上闲聊。尤其是聊到乡村的文化建设,几个老大妈七嘴八舌地抢着说:“别看俺离城市远,俺村每周都能看两回电影,听说是上面文化局统一安排的。市里的领导还给俺村安好了健身器材,在大队院里,爱动弹的人随时可以去摆弄两下。俺村的妇女跳舞队,是宫书记的妻子带的头,天天晚上领着全村的老少妇女跳舞,也在大队院里跳。男女老少都去那里活动,可热闹了。” 闲聊中,赵红日感受到,青山的村民都十分热情,民风十分淳朴,这让她内心十分感动。

下午,赵红日正忙着不停地和村民宣传市委市政府的一系列富民利民政策和文化惠民、文化乐民、文化娱民的文化内涵时,我们的走访大部队乘3辆大车来到了青山村。其中吕剧团开来的2辆大车,1辆乘坐着20多名演职骨干人员,1辆是流动舞台车。人们在村委大院内集合,任务一分配,两人一组开始走街穿巷走访民情。

局长赵红日手握着民情日记本从村委大院一出来,遇到一位身穿银白底棕色团龙唐装的人,他叫宫本山。他那身衣服很有特点,一下子吸引了赵红日的视线。她微笑着与宫本山握手并递给他一张联系卡,同时还了解了农家书屋、文化大院发挥作用的情况。宫本山介绍了一位在老年大学毕业的张吉成,把余热献给青山村,其家属又义务教妇女跳舞、做健身操,带动全村文化生活的感人事迹。赵红日了解情况后,建议青山村要对老有所为之人给予表扬和奖励,同时她还鼓励宫本山要多支持村委和文广新局的工作。最后赵红日说:“我上午就来了,了解到青山村藏龙卧虎。今天来,我还带来了母爱研究会的两位工作人员,老大哥这身民俗味儿特别浓的服装,他们肯定感兴趣,过会儿,若是有什么请教的问题,请您不要保守,多向我们讲讲咱当地的民俗或民间故事吧。” 由这身民俗风味独特的唐装开篇,赵红日的民情走访日记就在轻松愉快的气氛当中记录下来。

在青山村穿行,新宅旧舍都掩映在苹果梨杏桃子樱桃板栗等果树的繁枝下。众多的农户屋前屋后栽植着树中寿星银杏和百木之王香椿。村主管会计宫锡龙大哥介绍,村子里的银杏树有二三百棵,香椿树家家都栽的,有六七百棵。这让我心生别样的敬重。佳木之下的人家,山村人的热情和好客,双双善良的眼睛,句句温暖的问候,都给我们留下美好的印象。

青山村是乳山的西部边陲,有乳山西大门之称。位于乳山河的源头,四面环山,一条狭窄的乳山河谷在村东蜿蜒而下,环境相对封闭,堪称世外桃源,宫氏子孙在此安静地生息繁衍。村民自古有习武传统,有童谣说:“青山娃娃刚会走,就会演练四门斗。”清朝最后一任大内总管、八卦掌第二代传人宫保田,就出生在这里。宫炳炎,清光绪三十年(公元1904年)进士,曾任陕西省石泉县知县,也是青山人。他与保田一文一武,同光共辉,成为青山宫氏一族的两颗耀眼明星。此刻再看遍布村庄的银杏和香椿,我不得不叹,良木择人而居,这些银杏和香椿是不是青山村昔日那两颗明星的化身呢?

太阳落山时,很多农户被雇在外村给苹果套袋,他们早出晚归,一般回来得都很晚。有的户,我们跑了好几趟也没见到人。听说他们一天能套袋2000多个,干一天的报酬一般在120元至150元之间。慰问演出即将开始时,我们从四面八方的村民家中陆续回到村委大院。大院外一根高高的电线杆子上,攀援着一位电工,他是马石店供电所的刘自全,正在为演出接电线。院内东边靠墙处,吕剧团的流动舞台车就已经搭建完毕,台下挂着1条“乳山市文广新局2012年民情社情走访活动慰问演出”的横幅。墙外是一排高大的河柳树,像是为流动舞台车挂了一块幕布。村民们自带着板凳、马扎陆陆续续地来了。人们都自觉地找个地方静静地坐着,村委大院里一点儿嘈杂的声音也没有,这种演出前剧场秩序如此之好,我从没见过。

730分,月亮悄悄爬上树梢,别开生面的演出正式开始。锣鼓敲起来了,舞台上的灯光亮如白昼,人越聚越多。我环顾身后,黑压压的一片人,毫无喧闹的声音。青山村的父老乡亲们,一个个都紧盯着舞台,专注,虔诚。每一次演员退场,青山人都笑容挂在脸上,全场不时地爆发热烈的掌声。

村委大院里的掌声越来越响,头顶上的月亮越来越圆越来越亮了,现场的气氛也越来越高涨。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最引人注目,只要音乐一起,他就随着节拍开始扭动身体,音乐嘎然一止,他马上肃立,明亮的眸子时刻着注着台上的动静。演员一上台,他也赶紧做好准备,音响一起动,他又跟着蹦起来。在他的带动下,六七个小孩子都动起来了。台子上大演员在蹦呀跳呀,台子下小孩子们也从这头跳到那头,学着台上的大演员的动作,伸胳膊踢腿儿。他们高兴地跳啊跑啊,可是谁也不发出一声尖叫,他们只是模仿,只是聆听,只是感受,真的很难得。看着这些天真可爱的小表演家,我心里感到一阵阵的快慰,只要给孩子们一点点机会,未来一定会更美丽。

930分,慰问联欢演出在皎洁的月光下落下了帷幕。我目送着满脸带笑的群众纷纷有秩序地拾起坐具回家,看到他们来时安静,退场依旧,我打心眼里感激青山人的优秀素质。最令人感动的是,我看到一位用小铁车推着老人来看演出的中年男人,他们最后走出大院,推小铁车的村民叫宫建军,车上坐的是参加解放战争负伤的二等残废军人宫云德老人,宫云德是宫建军哥哥的老丈人。黑暗中,我抓拍了一张照片,从老人满脸笑意的脸上,我读到了宫建军的孝顺,也看到了青山人的善良和质朴。村民的素质都如此优秀,还有什么工作不好开展呢?人和山更青啊。

当夜,因有一辆车坏了,我们分两拨乘车从青山村返回城区,我随最后一拨人返家时已是午夜12点。这是我的第五次看演剧,也是我最享受现场气氛,最感到振奋人心、心潮澎湃的一次。

  评论这张
 
阅读(23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